•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乐点彩票

任晓平“尸体换头术”细节:实验室中模拟手术室无菌情况操作_新闻频道_中国青年网

作者:admin   来源:   评论:0
内容摘要:任晓平“遗体换头术”细节:实验室中模拟手术室无菌环境操作_新闻频道_中国青年网在舆论场上飞了很久的“换头术”,在中国哈尔滨医科大学(下称哈医大)落地时,变成了在遗体上进行的“人类第一例头移植外科模型”。相关英文论文中直译过来叫“人类头部移植吻合术”。再往前,任晓平常用的专业术语为...
任晓平“尸体换头术”细节:实验室中模拟手术室无菌情况操作_新闻频道_中国青年网 在舆论场上飞了良久的“换头术”,在中国哈尔滨医科大学(下称哈医大)落地时,变成了在尸体长进行的“人类第一例头移植外科模型”。相关英文论文中直译过来叫“人类头部移植吻合术”。再往前,任晓平常用的专业术语为“异体头身重建”。  在变幻的概念背后,这场“尸体换头”的细节却一向晦暗不明。  这场一年进步行的手术,让哈医大如今陷入了争议的旋涡,黉舍在为任晓平组织了一次简短的见面会后就三缄其口。  几番努力下,彭湃新闻终于找到哈医大基本医学院的几位相关学科负责人聊了聊。  解剖学馆三楼解剖学实验室的大门。 本文图片均为彭湃新闻记者 吴跃伟 图  他们弥补了这场“尸体换头”手术的一些细节:用于手术的两具尸体捐献来的时间相差了一个多月;手术在解剖学实验室进行,这里不具备无菌前提,但任晓平团队自带设备,模拟在手术室无菌情况中操作。  对于尸体应用,他们强调,根据规定,尸体在捐献之前就征得家属赞成,将用于科研、教授教化,但之后的具体用途家属不再追问,“我们怎么应用,他们(家属)就不管了。”  专注于医学伦理学研究的北京协和医学院人文和社会科学学院教授张新庆告诉彭湃新闻,基于家属和尸体接收机构之间的信任关系,尸体捐献完成后,在“医学教导”和“医学研究”中,科研单位应用相关尸体一般不需要再次收罗家属的赞成。  但他认为,鉴于“换头术”研究的高度伦理争议性和技巧复杂性,假如应用尸体开展“换头术”研究,则应当收罗尸体捐献者家属的再次赞成。  “换头”用的两具尸体“都是抱病灭亡”  从2016年夏天开始,任晓平团队就开始做准备,一旦有了相符要求的两具人类尸体,他们随时开始实验。  前述哈医大基本医学院相关学科负责人杨明(化名)说,根据黉舍及任晓平的要求,哈医大解剖学教研室开始寻找两具体形相似的年轻男性尸体,“其实是等待。”  杨明称,先是一具中等身高的男性尸体被捐献到哈医大解剖学教研室,立时认为“就是他了!”也许一个半月后,另一个中等身高、年纪邻近的男性尸体也被捐献过来了。  杨明表示,“同时来两具合乎要求的新鲜尸体是最理想的情况。新鲜尸体跟人类的活体比较相像。最后,任晓平实验用的两具尸体(捐献来的时间)相差了一个多月。”  哈医大挂号尸体捐献的一位工作人员也证实这两具尸体捐献来的时间相差了一个多月,“都是抱病灭亡。”  去年11月,任晓平团队进行了“尸体换头”的手术,在解剖学馆的实验室完成了相关操作。  杨明介绍,解剖学实验室不具备无菌前提,但任晓平团队携带手术台、无影灯等设备,模拟在手术室无菌情况中操作。手术后撤下来的两具尸体是完整的,局部还可以给学生持续应用。  哈医大基本医学院相关学科另一位负责人赵琦(化名)也证实,任晓平团队就在解剖学馆的三楼进行的尸体换头,“我们就供给场地,其余细节我都不清楚。”  他表示,解剖学实验室器械没有那么全,有些设备是任晓平团队自己带过来的,“他们可能模仿手术那一套……需要的手术器械、仪器他们带。” 做完之后,尸体还留存在解剖学馆,“他们不能带走”,学生可以持续应用。

标签:任晓平 
相关文章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网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欢迎大家对网站内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行为进行监督和举报。对有版权争议的内容,请联系其网站或内容提供方协商处理. 港ICP备12010389号